En
新聞資訊
職教動態
職教本科,高質量發展要邁過幾道坎

發稿:羅節睿 審核人:承澤恩發布時間:2021-10-08

隨著高校陸續開學,讀“職教本科”不再是“沒考好”的次選。但是,不少職教本科學生也坦言,家長們依然不能“自豪地說出孩子的學校”。職教本科,打破了職業教育止步于專科層次的“天花板”,又因其就業前景明朗,成爲不少學生和家長的選擇。

然而,職教本科的建設與發展,卻也是家長擔憂的地方。高職學生家長王利華告訴記者,“現在,孩子有機會上本科了,我們感覺,至少路會更寬。不過,職教本科也是‘職教’,像不像正常大學,我們家長心裏沒底。”

職教本科,如何打消家長的顧慮,實現高質量發展?如何能確保職教生未來之路,越走越順?

試點紮實推進由局部走向全面實踐

事實上,近年來,圍繞職教本科的各項舉措一直在紮實推進。

2019年2月,國務院發布的《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明確指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型,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並從制度體系、國家標准、“雙元”育人、辦學格局、人才保障政策、督導評價、組織實施等不同方面勾勒出了我國職業教育未來發展改革的“四梁八柱”,《方案》也明確提出要“開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

2019年5月,我國誕生首批15所職業本科試點院校,旨在探索職業教育發展新路徑,推動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

2021年1月,教育部印發的《本科層次職業教育專業設置管理辦法(試行)》對本科層次職業教育專業設置條件、要求、程序等作了具體規定。這項政策也標志著經過多年探索,局部實踐的職業本科教育即將走向科學規範的全面實踐。

截至目前,教育部已批複33所本科層次職業學校開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14所獨立學院與相關公辦高職學校合並轉設爲本科層次職業學校舉辦本科層次職業教育,湖南、江西、浙江等一些學校也在推進相關工作。

“可以说,发展职教本科对完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意义重大,补齐了职业教育的本科学历层次,打通了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承上启下的关键环节,有利于构建纵向贯通、协调一致的技术技能人才培養体系,推动学生技术技能持续积累、能力水平不断提升,使学生提升通道、职业晋升通道、社会上升通道更加顺畅,高层次技术技能人才成长道路更加宽广。”南京工业职业技术大学党委书记吴学敏强调。

天津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潘海生也認爲,職業本科院校的試點,有利于盡快摸索出職業教育本科的定位和特色,助推中國特色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職業本科教育的發展既要避免對普通本科的簡單模仿,也要避免對于現有高等職業教育的‘路徑依賴’。如何避免職業本科成爲職業教育和本科教育機械相加的産物,實現內涵與特色發展,是當前職業本科院校需要重視的問題。”

試點階段要注意需有完備制度體系來支撐

“然而,當前我國本科職業教育發展尚處試點階段,院校設置標准、專業教學標准、師資標准、學位授予標准等關鍵制度元素都處于缺乏的狀態。”浙江省現代職業教育研究中心副研究員王亞南提醒道:“如若沒有完備的制度體系作爲支撐,勢必將造成本科職業教育發展停留于試點層面,而無法最終成爲我國教育體系的重要構成。”

在吳學敏看來,職教本科實踐探索地方積極推進,但在發展中也遇到一些瓶頸。他分析說,實踐層次對本科職教的探索,主要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合作辦學方式。自2012年以來,江蘇、浙江、安徽、山東等省份就支持高職院校與本科學校在某些專業點上開展以“依托高職優質資源、聯合本科舉辦、發放本科文憑、高職院校辦學”爲特點的“4+0”培養(四年全部在高職院校培養)職業教育本科試點,以及采取“對口貫通分段培養”的“3+2”培養(三年高職+兩年本科)試點。對于“4+0”模式,高職院校作爲主體辦學方,面臨著“學校沒有冠名權、教師沒有主導權、學生沒有歸屬感”的現實困境,辦學主動性逐步減弱;本科院校作爲合作方,面臨著各類評估、認證以及申報碩士點等考核,對生源及培養要求逐步收緊,合作辦學的積極性逐步降低。對于“3+2”模式,高職院校和與其對接的本科學校擁有不同的培養定位、評價體系、師資結構,學生一旦“升入”本科,將不再按照校企合作、工學結合的培養模式接續培養,並不利于學生技術技能水平的持續提升。

“另一种是应用型本科转型方式。2014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明确,‘引导一批普通本科高等学校向应用技术类型高等学校转型,重点举办本科职业教育’。2015年,教育部等三部委发布《关于引导部分地方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的指导意见》,遴选了部分试点本科高校探索应用型发展模式,开辟了实现本科职教的新路径。但是,因为办学惯性和師資隊伍等因素,实际上本科转型各地实施进展不一,部分学校转型的内生动力和外部驱动力不足,借由此来扩大本科职教规模将是一个长期过程。”吴学敏说。

“值得注意的是,高等職業教育本科專業的學制、生源和要求等均發生了變化,需要按照新的需求明確培養定位、構建課程體系、組建教師團隊、完善管理機制,並且需要重新制定相應的專業教學標准、課程標准、頂崗實習標准、實訓條件建設標准等。”王亞南說。

高質量發展“關鍵在轉變”

職教本科高質量發展的密鑰何在?

“关键在转变。”吴学敏说,职教本科的培养定位要向创新型技术技能人才转变提升。“当然,这是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系统工程,牵引整个人才培養体系的重构。首先,要将这一定位落实到各个专业的人才培養目标和培养规格之中,把培养定位转化为知识、素质和能力要求,转化为课程标准、教学内容和质量标准;同时,按照能力导向、课程结构模块化和‘专创融合’思路,重构培养方案和课程体系,对课堂教学、实践教学和创新活动等进行一体化设计。”

“与此同时,单纯的‘双师型’已不能满足创新型技术技能人才培養的需求,应该同步向专家型双师转变提升。”吴学敏指出,这既是关键问题、也是难点问题,需要综合施策,全方位推进。

“首先,依托合作企業和校企深度融合平台,實行企業實踐、項目實踐和全員輪訓制度,通過參加一線項目工作提升實踐能力、塑造工匠精神和錘煉工程素養;聚焦行業企業一線應用,推動立地科研,提升技術技能創新和服務能力。其次,突出實踐導向,創新考核方式,嚴把入口標准,招聘既具備深厚理論素養、又具備優秀工程實踐能力的人才擔任專任教師;鼓勵教師學曆進修,持續提升理論水平和技術素養。最後,要制定專家型雙師和專家型團隊標准,收入向專家型教師和團隊傾斜,聘請大國工匠、技能大師到校任職兼職和樹立專家型教師典型引領示範,導引教師個人和團隊向專家型升級。”

“更需要的是,职业本科院校的标签,不能仅成为相关院校招生宣传的噱头和资本。”天津大学教育学院副研究员宋亚峰认为,职教本科要精练内功,积极培育健康的专业生态系统,增强专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对单个专业而言,首先应科学设定专业培养目标,实现专业教育与通识教育、专业教育与创业教育的有机融合。还应积极借鉴国际应用型人才培養标准,例如《华盛顿协议》《悉尼协议》《都柏林协议》等工程教育国际认证体系。同时,也应积极培养高素质高水平的专业带头人和師資隊伍,加强课程建设和教学方式变革。对专业群体而言,应积极搭建各类平台,促进本专科专业的有效对接和差异化发展,促进专业之间的交叉融合,发挥专业群的协同集成效应,精准对接区域经济产业结构与支柱产业。同时也要做好规模与质量、热点与特色之间的抉择,合理配置各类资源,‘重点专业重点投入,一般专业一般投入,特色专业特色投入,淘汰专业停止投入’,重点打造各自的品牌专业与特色专业,维护专业生态系统的多样性。”

作 者:晋浩天

信息來源:光明日報